出产房土地资金财产信托资金条件已具有,应优

2019-09-01 15:45 来源:未知

  记者 刘凡 实习记者 唐曙 纽约报道

  ●金融改革的目的,一方面是把以往积累的风险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慢慢消化掉。另一方面是改善融资结构、提供更多筹措资金的渠道

  国家开发银行前副行长、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高坚日前接受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金融改革应重视发展资本市场,完善货币市场基金,放开银行存款利率,并推动资产证券化。

  ●信贷资产证券化必须是在标准化资产的基础之上,将优质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销售给社会公众,不能采取“甩包袱”的方式,把不好的资产打包销售给社会公众

  关于中国金融改革的优先次序,高坚认为,应优先推动货币市场基金的发展,让银行存款合理地分流,使老百姓有更多正规的理财产品。

  ●即使是优良资产进行资产证券化,也必须有风险留存

  “因为存款放在银行回报率低,如果合理分流,让货币市场基金买股票,买债券,买资产组合,这样老百姓找到了出路,不用去冲击房地产,不用去冲击股票。让专业机构来做,就不会导致不合理的过热。”高坚说。

  □本报记者 陈莹莹

  他认为,第二步就是放开银行存款利率。“银行在这个时候,可能就得逼着它们改革,对商业银行确实是很大挑战,但现在要鼓励它们这样做。”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5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应是利率市场化最后一步,目前我国尚不具备放开条件,预计今明两年都不会放开。进一步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亟待推出存款保险制度。作为推进金融改革重要步骤,信贷资产证券化有利于银行金融机构、非银行金融机构盘活资产。但必须强调的是,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必须有风险留存。目前,我国已具备推出房地产信托基金(REITs)的条件。

  高坚说,中国的金融企业长期受到国家保护,竞争力同国外相比还有待提高。美国银行业经历过很多变化,在危机、大萧条及建立法案的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银行业得去适应市场变化,在市场中生存,在市场中成功。”

  吴晓灵认为,当前我国金融改革的目的,是把以往积累的风险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慢慢消化掉,改善我国扭曲的金融结构:间接金融太强、直接金融太弱。

  高坚表示,传统的银行存贷款模式将难以为继,必须大力拓展中间业务,如信用卡、消费信贷、结算、国际银行等。

  存款利率上限放开

  第三是资产证券化。他说,银行要改革,资产证券化很重要,现在很多资产都死了。通过资产证券化可以让它们流动起来,达到改变资产组合、减少和分散风险的目标,也会丰富基金市场的投资对象,并增加社会需求。

  是最后一步

  第四是发展资本市场。“其实发展资本市场应该放在前面,因为没有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就不能有一个市场的基础。另外,投资和理财对象也得不到保障。”高坚说,固定收益产品是投资组合中的基本组成部分,相对稳定,再加一些股票等风险相对大的资产,就能提高总的收入。

  中国证券报:今年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加速推进,昭示出我国新一届政府在推进金融改革方面的决心。您认为,存款利率会在何时放开?

  最后,需要将相关监管部门合并。他说,监管部门分割有很大问题,它们各自保护自己的领域,使市场分割,对监管不利。“它们认为有利的就重复监管,不利的就会有很多空白,债券市场就是一个例子。”

  吴晓灵:我个人不主张近期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应是利率市场化最后一步,目前我国尚不具备放开条件,预计今明两年都不会放开。实际上,在正利率情况下,存款利率稍微慢一点放开有好处。我认为,银行存款利率有个上限,对发展直接融资是有好处的。

  他认为金融改革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容易。“银行体制中有各自的利益,大银行依赖存贷款,真正利率市场化以后,肯定对它们挑战大。存款利率会上去,贷款利率会下来,这样利差就小了,它们盈利就没那么容易了。”

  首先,目前我们的银行、企业等微观主体财务约束都不够。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一旦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必然引发“高息揽储”大战,这不利于金融机构稳健经营。我们看到,凡是愿意“高息揽储”的,往往都是经营能力较差的银行。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应加强自我约束,提高经营水平,同时学会定价,无论是存款定价还是贷款定价,这都需一个过程。

  其次,我国金融业以银行业为主。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我们的存款利率是正利率,就可保证老百姓利益。如果投资者觉得银行提供的利率太低,可选择理财产品、债券、股票等其他投资品。

  中国证券报:您提到银行需加强自我约束,很多观点也认为6月的资金紧张就是银行忽视流动性风险所导致的。在您来看,这些存在于金融体系中的风险应如何化解?

  吴晓灵:6月的“钱荒”是个警示,是金融机构期限错配和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不当造成的。因此,我们不能容忍金融机构过度运用期限错配方式盲目扩张。“钱荒”不是真的缺钱,金融机构通过较高利息吸取短期资金,滚动发行一些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获得的资金并非全部投向实体经济。

  目前同业业务这种短负债、长资产的过度运用,不利于对于流动性管理,同业业务现在成为绕开存贷比监管的主要渠道。我认为,除用于清算、结算及头寸参与的同业往来,均应视为一般存款和一般贷款,给它以资产负债自主权,但是机构必须真实透明地把资产负债状况显示出来。要明确金融产品法律关系,银行发行的保本负债产品一律计入表内,银行发行的非保本产品凡是有预期收益率的均应计入表内。

  这些都进一步印证我国加快金融体制、财税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当然改革和风险确实是并存的,但是我们必须抓住主要矛盾。我认为,目前我们金融体系中的风险还是源于我国扭曲的金融结构、市场发育不健康。因此,金融改革的目的,一方面是把以往积累的风险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慢慢消化掉。另一方面是改善融资结构、提供更多筹措资金的渠道。

  对于债务融资来说,我们还是希望各地方、各机构能够理性融资,不要不计风险地融资。

  必须承认的是,目前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风险防控意识都比过去强多了。但是,“钱荒”还是给银行敲了警钟,必须加强流动性管理,某些国际大投行都因流动性问题而倒闭了。

  信贷资产证券化

  必须有风险留存

  中国证券报:被寄予厚望的资产证券化将给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吴晓灵:信贷资产证券化是推动金融改革、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措施。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可以帮助银行盘活存量,使银行可以将期限长、收益低、资本占用偏高的贷款腾挪出来,这是银行调整资产非常好的举措。信贷资产证券化会给信托、保险、券商、私募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带来机会。

  但是,在推进过程中必须强调两点。第一,信贷资产证券化必须是在标准化资产的基础之上,将优质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销售给社会公众,不能采取“甩包袱”的方式,把不好的资产打包销售给社会公众。那些不太优质的资产如果进行资产证券化,就应该做成出售给合格投资人的私募计划,因为他们有能力把这些不好的资产重新整合之后变成优良资产。

  第二,即使是优良资产进行资产证券化,也必须有风险留存。目前我国的要求是至少5%的风险留存,这样不会危害到其他持有人的利益,能够减少道德风险。

  资产证券化对所有的资产管理机构,都是一个利好。比如说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未来证券公司做的那些能够到证券交易所市场公开上市的产品,都必须是优质资产的证券化产品。这些面向社会公众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除优质的信贷资产之外,还包括REITs。根据国外经验,REITs是最为成功的资产证券化创新。未来我们的房地产包括一些商业地产、办公楼等具有稳定现金流支撑的领域,都可向公众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黄大仙网站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出产房土地资金财产信托资金条件已具有,应优